您的位置:锐眼新闻 » 娱乐

    《雷雨》《雷雨·后》 父女两代的跨时空对话

    2020-9-23 07:56 北京青年报

    核心提示:

           一段《雷雨》和《雷雨·后》精华台词的串读,一句“我是万方,曹禺的女儿”,拉开了“保利·央华纪念曹禺诞辰110周年戏剧展演季”的帷幕。随后,每个角色以各自的方式登场,将个人理解带入情境,让人们在87年前诞生的《雷雨》剧本中看人性、看命运、看历史、看现实、看自己。

      熟悉《如梦之梦》的观众,定不会陌生于“连台戏”,此次由法国著名戏剧导演埃里克·拉卡斯卡德担纲导演,将曹禺经典《雷雨》与同为剧作家的女儿万方编剧的《雷雨·后》制作成连台戏,父女两代的跨时空对话与中西文化背景的跨文化碰撞,让该剧模糊了时间与空间。

      2020年12月5日在海口湾演艺中心的首演,将以同日下午和晚上连续演出《雷雨》和《雷雨·后》的方式呈现,引领观众在半天的时间里沉浸于父女两代人关于人性的对话中。随后将于12月23日至27日登台北京保利剧院。

      何赛飞饰侍萍

      导演埃里克

      史可演繁漪

      从《雷雨》被忽略的序幕和尾声说起

      除《雷雨·后》的编剧,剧作家万方还担任了《雷雨》的文学责编,她在创作阐述中写道:“《雷雨》的原著是有序幕和尾声的,里面只出现了一对孩童兄妹和议论住在这所阴森大房子里的两个老人,而众多的演出中几乎都删去了序幕和尾声。我改编的《雷雨》正是从序幕和尾声的年代开始,从剧中人物的老年开始,这是一个新的视角。当《雷雨》的故事过去几十年后,该死的都早已死去,活着的人度过了漫漫人生。这时候,岁月和时间赋予了《雷雨》另一副面目。复杂的人性、无常的人生,一切经过时间的海浪日复一日地冲刷和洗涤之后露出更深的一层,那些埋藏得很深的真相显露了出来,这就是《雷雨·后》。”

      在这场特别的分享会中,全剧的主要演员陆续从剧场的各个角落出场,娓娓道来自己对所饰演角色的理解和诠释,演出阵容也就此正式发布:刘恺威饰演周萍,何赛飞饰演鲁侍萍,史可和孔维分别饰演繁漪,佟瑞敏饰演周朴园,徐德亮饰演鲁贵,吕星辰饰演四凤,李宗雷饰演鲁大海。他们站在自己和角色的角度,讲述了对剧目的理解,进行了一次独特的“真实人设的放大”。

      邀请法国导演是“冒险”之举吗?

      现在这部戏已正式进入排练,整个排练周期长达三个月。很少有剧组拿出这么长的时间进行一次严谨而完整的创作,甚至对于影视剧来说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来自法国的导演埃里克·拉卡斯卡德曾三度执导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教皇宫剧目,但对于邀请其来执导的“冒险”之举,制作人王可然称:“埃里克导演是一位能够把经典作品用富有国际化视野和创新性手段逬行呈现并获得市场价值的艺术家,希望能给中国的戏剧经典带来更丰富的诠释。”

      在埃里克导演看来,作品讲述的都是个体的故事,人的故事,在所有的时代所有的国家皆是如此。“《雷雨》的第一层力量是有关于欲望、爱、灵魂伴侣的寻找,以及激情、绝望和死亡。第二层力量则是女性在父兄父权体制的家庭下,想要自由地生活的欲望和愿景。第三层力量包含着父子之间的抗争和暴力,儿子们的反抗以及儿子想要获得自由的欲望。第四层力量是关于钱,如今无论贫富,人总想要更多的钱,总想要变得更富裕,实际上这是今时今日全世界很重要的一个关于社会的问题,也是一个全社会的病症。第五层力量是关于阶级,阶级的抗争也是本剧的主题之一。而说到《雷雨·后》,它是《雷雨》故事的延续,在《雷雨·后》中这些人物又回来了,用不同的方式点亮他们的生命,揭露一些秘密,我们会看到在经历了如此巨大的悲剧后,他们会发展出怎样的可能性,他们会过着怎样的生活。”

      史可演繁漪何赛飞饰侍萍没有搞错

      在现场,演员们用戏剧的表达方式分享了排练以来的感悟。饰演周朴园的佟瑞敏称,“假如当时年轻的周朴园不舍掉侍萍,而是接纳她,假如几十年后侍萍出现在他眼前,他接纳了她,孩子们生活在一个美满的大家庭中,但这就不是《雷雨》了。《雷雨》是一出社会剧,是人文主义大戏,其中写的是大写的‘人’字,‘人’最难写。中国自古认同的是’家和万事兴’,但是周朴园没有接纳侍萍,他有犹豫、有恍惚和后悔,所以结尾的处理很重要,我们既要向经典致敬,又要不囿于经典。”对于以往那么多版本的《雷雨》,他比较认同的却是京剧名家、“麒麟童”周信芳演过的周朴园。

      分别在《雷雨》和《雷雨·后》中饰演繁漪的孔维和史可,前者表示要用自己的解读给大家一个全新的繁漪,“繁漪勇敢也懦弱,她的勇敢来自于什么?懦弱又来自于什么?是不公,我仰望《雷雨》也爱慕《雷雨》。”

      而史可则表示很多人都认为她和何赛飞的角色应该互换,她也将努力让大家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繁漪。饰演四凤的吕星辰此次是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系毕业后第一次回归舞台,20岁就获得了上海电影节影后的她不仅将在剧中有自己最为擅长的技能展示,还将在剧中演出一个不妥协的四凤。

      人物

      刘恺威:邂逅男演员舞台终极梦想

      “人生第一次参演话剧,因为觉得很神秘、太在意,所以压力自然而来”,刘恺威的舞台第一次给了连台戏《雷雨》《雷雨·后》。大少爷周萍几乎是所有话剧男演员的舞台终极梦想,之前演了太多内心高冷角色的刘恺威,此次却是从内心的温暖出发……

      “有人问我生命中最美好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我的回答是温暖,对我来说,最温暖的记忆就是我和奶奶在一起的时候,奶奶给我讲的故事,为我做的饭,还有她身上熟悉的味道,都让我觉得很温暖,很有安全感。奶奶为我包饺子的场景到了今天还是慰藉我心灵的避风港,她填补了我在14岁那年出国留学的不舍,因为有这些温暖的记忆,即使身在异地,我也知道,我是带着家人温暖的爱在走向我人生另一段旅程。可是很可惜,这些周萍都没有,在他短暂的一生里,却没有家庭所给的这些温暖。所以我是幸运的,有爱、有依靠、有安全感。”这样一番话概括了刘恺威在排练之初一直在寻求周萍妥协、摇摆性格形成的因由。“大家对角色都有各自的想象,但我会更多地去想之前没有过多被描述过的,比如周萍的成长经历是怎样的。”

      在保利剧院的舞台上,从下午演出的《雷雨》到晚上的《雷雨·后》,对于演员而言,过渡只有短暂的时间,但戏剧精神内核的承接却是符合很多人关于《雷雨》的观后疑问:“当晚的悲剧发生后,那些人到底怎样了?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想象,尤其是在世的人,人生发生了哪些改变?万方老师给出了自己的一个理解,所以《雷雨·后》是大家从没看过的一个戏。”

      第一次演话剧就碰到了法国导演,在他看来,“这无疑是有趣的中西文化交流,每天都有新的信息扑面而来,这种感觉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新鲜的。”

      虽然仅仅排完了《雷雨》的第一幕,尚无法想像最终的舞台呈现,但刘恺威期待自己在踏上舞台的那一刻是看不到观众的,而是全情投入到角色中。“排练进入第二周了,大家已经建立了很好的合作关系。排练完,大家排队打饭,感觉就像回到了读书生活。这段时间,我每天要做的就是调整心态,抹去一切经验,把自己当成学生,享受学习的过程,从感受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每一个行为背后的人生故事开始,就如同海绵一样在汲取能量。”

      (文/记者 郭佳 摄影/记者 王晓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