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锐眼新闻 » 文化

    习近平点赞的古代人物:先忧后乐范仲淹

    2020-8-7 21:15 记者观察

    核心提示: 范仲淹久久凝视滕子京寄来的《洞庭晚秋图》,胸臆难平。西北风沙,黄海波涛,朝中争斗,饥民眼泪……

    临八百里洞庭,瞰万里长江。

    岳阳楼几经风雨沧桑,

    耸立在巴陵古城之上。

    范仲淹久久凝视

    滕子京寄来的《洞庭晚秋图》,

    胸臆难平。

    西北风沙,黄海波涛,朝中争斗,饥民眼泪……

    一一浮现眼前。

    “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

    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历经数十年宦海沉浮,

    范仲淹由“处庙堂之高”的参知政事,

    贬任为“处江湖之远”的邓州(今属河南)知州。

    “四面湖山入眼底,万家忧乐到心头”。

    心系黎民,为民请命,

    是范仲淹一生的济世情怀。

    总书记曾在多个场合引用范仲淹的诗句,

    讲述为官之道、为学之道。

    范仲淹,苏州吴县人,谥号文正,

    是北宋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教育家和文学家。

    范仲淹两岁丧父,家道中落,

    母亲谢氏贫无所依,后改嫁进士朱文翰。

    母子随其游居,颠沛流离。

    每迁一地,范仲淹都留下了读书的遗迹。

    在山东章丘醴泉寺(今属邹平)求学时,

    他把自己关在山洞里,

    常常通宵达旦。

    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

    时年27岁的范仲淹中了进士,

    由此开始了近40年的仕途生涯。

    天禧五年,

    33岁的范仲淹被调到泰州海陵西溪镇做盐仓监官。

    海堤多年失修,

    遇上大海潮汐,

    冲毁盐场,淹没良田,百姓流离失所。

    范仲淹一再上疏建议修复海堤,

    后被任命为兴化县令,

    带领数万民工日夜筑堤。

    3年后,

    一条150里的捍海大堤横亘在黄海滩头。

    当地百姓感念范仲淹的功绩,

    将此堤命名为“范公堤”。

    后人作诗怀念范仲淹,

    “海水有时枯,公恩何日已?”

    早年的贫苦生活使范仲淹同情民间疾苦,

    每到一地任职,

    他都兴修水利,保土安民。

    2004年1月5日,

    总书记在浙江日报发表文章《心无百姓莫为“官”》,

    文中说:

    “古往今来,许多有作为的‘官’都以关心百姓疾苦为己任。从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到郑板桥的‘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从杜甫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到于谦的‘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深林’,都充分说明心无百姓莫为‘官’。

    ——《心无百姓莫为“官”》选自《之江新语》

    (2004年1月5日)

    “儒者报国,以言为先”。

    范仲淹的仕途,

    几乎是个屡言屡贬的过程。

    宋仁宗庆历三年,

    范仲淹任参知政事。

    在仁宗皇帝变革政局的要求下,

    范仲淹很快呈上了新政纲领《答手诏条陈十事》。

    “庆历新政”核心是精简官僚机构,选拔精英人才。

    为撤换不称职地方长官,

    范仲淹派出大批按察使,

    分赴各地,将贪官污吏的姓名从班簿上勾掉。

    新政实施短短数月,

    大宋政治局面焕然一新。

    但因触及封建贵族利益,

    遭到了保守势力的联合进攻。

    宋仁宗黯然退场,下诏废弃一切改革措施。

    范仲淹苦心孤诣付之流水,

    他被贬为知州,下放到邓州。

    从此范仲淹远离了朝廷。

    尽管新政失败,

    但也不同程度改变了当时的社会风气。

    朱熹曾称赞范仲淹:

    “天地间,第一流人物。”

    2016年4月26日,

    总书记

    在知识分子、劳动模范、青年代表座谈会上的讲话中,

    再次引用范仲淹名句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强调天下为公、担当道义,

    是知识分子应有的情怀。

    站在览秀亭北望,

    远处是伏牛山蜿蜒的剪影。

    皇佑四年,

    64岁的范仲淹旧疾缠身,

    感觉大限将至,

    向宋仁宗呈上《遗表》,

    念念不忘的仍是邦国兴衰。

    他对“事久弊,则人惮于更张”深感忧虑,

    对自己“功未验,则俗称于迂阔”深表遗憾,

    至于身后之事,只字未提......

    先忧后乐,范公痴心,在岁月的荡涤下愈发可敬。

    如今,

    那洞庭湖水,

    依然在月光下闪着鳞波,

    但岳阳楼俯瞰万里的高度,

    谁能企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