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锐眼新闻 » 社会

    榆林一煤管站新任副站长揭黑幕:收钱私放“黑煤”成风

    2020-7-31 22:54 澎湃新闻

    核心提示:

    \

     

      煤炭计量站主要职责为查验煤炭销售计量专用票,防止偷逃税费问题。

      被任命为陕西榆林市横山区煤炭计量站副站长(主持工作)后,张敏曾想过要大干一场,好好整治辖区内的煤炭运销乱象。殊料一年后,来自各方阻力让这个曾因徒手夺刀荣立三等功的老交警“在朋友面前大哭了一场”,他决定向媒体反映问题,以求改变现状。同他一起向媒体“自揭家丑”的,还有该站其他十多名干部职工。

      前任不交接分站,会计不交接账目,办公室主任抢公章、私自出文件……提起这些事,张敏感慨:“这儿水太深了。”出现这种局面,该站多位干部职工认为,是张敏动了某些人的“奶酪”,“他不让放‘黑煤’,这里面方方面面利益太大了,肥了个人坑了国家。”

      张敏向媒体提供的资料显示,其在2019年9月下旬至12月底,先后查获“黑煤”车151辆,通过整顿作风,加强内部管理,从一定程度上遏制了“黑煤”现象,但也因此得罪了内部和外界一些人员,甚至在查扣“黑煤”车的时候曾遭人驾车冲撞,所幸他躲避及时。

      “黑煤”是指没有“煤炭销售计量专用票”的煤炭,该票据是生产销售煤炭的征税凭据,俗称煤检票,这也是原煤出境的唯一有效票据。煤炭计量站(部分地方称煤炭运销管理站)在出境道路上设卡查验运煤车辆是否带有煤检票,进而规范煤炭运销秩序、堵塞税费流失漏洞。

      但是,“黑煤”仍难以禁绝,甚至煤炭计量站人员私放“黑煤”的现象也屡有出现。2018年和2019年,榆林市府谷县、神木市(县级市)各查处一桩计量站人员私放“黑煤”窝案。

      张敏所在的煤管站也曾发生私放“黑煤”窝案。2018年6月,横山区煤管站(现煤炭计量站)驮家洼计量站被查出工作人员私放20辆没有煤检票的运煤车辆,并收取好处费6000元。横山区监察委建议横山区煤管站对8名涉事人员处以停岗三个月、每人罚款一万元的处罚。横山区煤管站时隔一年多后回复称,已按监察委建议处理。但张敏称,涉事8人并未被停岗三个月。

      2020年7月23日左右,在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期间,横山区又有一煤矿涉嫌出“黑煤”上万吨,相关部门正在调查处理。目前,该矿已经被勒令停止运销原煤。张敏表示,如果不改变目前的管理格局和管理方式,私放“黑煤”现象还会继续发生,“区里已经要我们出方案,准备在煤矿实施坑口计量,从源头管控”。

      

    \

     

      煤炭销售计量专用票俗称“煤检票”“煤管票”,是收取税费和煤炭出境的凭据

      新官遇到下马威

      在调任陕西横山区煤炭计量站之前,张敏是一个有着20年资历的老交警。他先后荣立三等功三次,被省、市交警部门评为“先进个人”“优秀中队长”等荣誉称号十多次,也曾被地方党政部门评为“榆林好人”、横山县“劳动模范”、横山县“优秀共产党员”、榆林市“道德模范”等。

      2019年7月,张敏被横山区政府任命为横山区煤炭计量站副站长(主持工作)。该站前身即横山区煤炭运销管理站,2019年5月,煤管站改组为煤炭计量站,该站为企业化管理的事业单位,下设6个计量分站,162名职工。煤炭计量站主要职责为,维护煤炭运销市场秩序,对煤炭及煤产品运销进行管理、协调,查验煤炭销售计量专用票。

      张敏前任站长为高勇,彼时高勇被任命为横山区工贸局副局长,兼任横山区能源联合执法队。2019年6月,横山区从纪监委、公安、交警、煤炭系统抽调人员,成立能源联合执法队,其主要职责为指导并监督煤炭管理和稽查工作;依法查处违法违纪计量干部;打击处理破坏煤炭运销秩序的违法行为等。关于成立能源联合执法队的会议纪要显示,原煤管站职工高瑞、李斌、尚华等人均被抽调到联合执法队工作。

      张敏介绍,其中,高瑞、李斌先后都曾是高勇的司机,而尚华则是原煤管站会计,“我上任后,高勇一直没有给我移交芦草梁计量分站,他派了高瑞、李斌等人在那值守,这个站人员也不按规定和其他站人员定期轮岗,职工们反响很大,我当年十月只能在外围另外设了两个计量分站,把芦草梁计量站‘包抄’起来,它现在名存实亡。另外,尚华已经抽调走了,但他还把持着我们计量站的账务,给我们当会计,其他干部职工意见很大。”

      媒体致电高勇求证上述事情,他表示,“不是说我不交,房子是租的,设备也不是计量站的。”

      但事实上,横山区大多数计量分站都是租用房屋办公。

      张敏到任后,先后指派多人分管财务,但都因前任会计尚华拒不交账而无法开展工作。其中一名分管副站长告诉澎湃新闻,“说是让我分管,但她(尚华)不交账,也不给我看,单位有哪些资产、钱怎么来怎么花我都不知道,所以我只能把这项工作辞掉。”

      对此,媒体曾联系尚华求证,她称自己已不是计量站会计,至于“交账不交账的,你要问我们主管领导,跟我没关系。”

      包括张敏在内的该站多名干部职工认为,“我们让她(尚华)交接账目,她就说她有心脏病,要我们带她去医院检查”。为了和过去的账目区别开来,在一些经费的使用上,张敏称他自己已经垫进去11.5万元,主要用于内部督查组开支。

      2020年1月10日,横山区煤炭计量站站务会议研究决定,对该站十一名人员岗位进行调整分工。其中,办公室原主任高梅被调整为驻大古界计量分站工作。相关任命通知显示,2月25日,该站李劲波被任命为办公室主任。高梅对此不满,此后的3月13日,高梅强行将横山区煤炭计量站公章拿走,至今未归还。张敏介绍,该站二十多天时间没有公章,后来只能重新申报刻了新的公章。

      3月26日,针对高梅强占公章一事,横山区煤炭计量站印发通知称,高梅强占公章一事,“导致计量站正常工作停滞,同时给单位带来极大的风险,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现对高梅暂行停职,待事情彻底查清再做处理。”

      殊料,此举不仅未能将高梅停职,反倒激化了其情绪。张敏介绍,此后他多次被高梅纠缠谩骂拉扯,张敏出示的通话记录及通话录音、视频显示,高梅曾在凌晨打电话辱骂张敏,还曾闯进张敏办公室,霸占其办公桌滋事。

      高梅认为,她的任命需要上级部门即横山工贸区决定,因此她的行为不属于抢公章,“我是办公室主任,我有管理责任。”就她的这一说法,澎湃新闻致电横山区工贸局一分管副局长核实,但对方未接听电话。

      高梅还表示,张敏“不适应我们单位的工作,我给组织部门也反映过,他有很多事情不经过站务会讨论决定,我也向纪监委反映了,正在调查。”

      此外,令计量干部职工不满的还有监控问题。据他们介绍,煤矿坑口及计量站的视频监控设备,至今被能源联合执法队掌控,“有监控的话我们计量站就能掌握哪个煤矿出来多少车煤,可以有针对性的查验可疑车辆,如果有冲卡闯站的车辆,我们调取监控也能查到它的来源。技防、人防相结合,查堵‘黑煤’。但现在,我们不光看不到监控,甚至想调取监控查找冲卡车辆他们也不给看。”

      对此,现任横山区工贸局副局长、能源联合执法队队长的高勇回应称:“他说我不配合就不配合吗,政府说我配合我才配合。咱们电话说不清楚,见面说。”

      

    \

     

      横山区芦草梁煤炭计量分站。

      收受好处费私放“黑煤”8人被查

      在就任煤炭计量站副站长之前,张敏也常听人说起过横山的“黑煤”乱象,“但了解的不是太多”。“黑煤”是指没有“煤炭销售计量专用票”的煤炭,该票据是生产销售煤炭的征税凭据,俗称煤检票,这也是原煤出境的唯一有效票据。

      据一位煤炭运销管理干部介绍:“按照目前煤炭的价位,对于煤矿来说,每吨煤要缴纳的税费大概在70多元。‘黑煤’主要是煤矿超核定产能生产的煤炭,或者为了偷逃税费运销的煤炭。正常运煤车一车拉30多吨,一车‘黑煤’偷逃的税款就有两千多元。”

      张敏履新后,经过一段时间熟悉了解,他发现“黑煤”问题比他之前了解的要严重很多,“冲站闯卡、‘多拉少开’(实际吨位大于票面计量吨位)、用煤矸石票或煤泥票冒充煤检票等等,还有发现有计量分站人员私放‘黑煤’现象。”

      煤管计量人员私放“黑煤”的现象并不罕见,甚至常以窝案形式爆发。澎湃新闻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2018年和2019年,榆林市府谷县、神木市(县级市)先后各查处一桩计量站人员私放“黑煤”窝案,其中府谷县煤管站红草沟计量站17人被判犯受贿罪;神木市煤管站李家畔计量站12人被判犯受贿罪。

      2018年,横山区也曾发生过一起类似窝案。2018年6月25日至6月30日,横山区煤管站驮家洼计量站值班人员李宏占、刘世海先后将20辆没有煤检票的运煤车私放过站,此二人共收受好处费6000元。李、刘二人与其他值班人员经过商议,将600元用于该站灶务开支,剩余5400元分给该站站长吴士周500元,李宏占、刘世海、雷子东、张万军、白成海、张莉、王海霞等7名值班人员各分得700元。

      2018年9月10日,横山区监委委务会研究,建议对上述8人作出停岗3个月、每人罚款一万元;一年内不得安排上述8人担任值班班长和计量站带班站长。按照该监察建议书要求,横山区煤管站应在收到建议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将该监察建议执行情况书面回复横山区监察委。

      但是,横山煤管站迟迟未执行上述监察建议书。2019年8月,横山区监委相关人员询问履新一月的张敏,是否对2018年私放“黑煤”的人员进行过处理,且需单位出具处理证明,以答复上级部门“回头看”工作。

      张敏经过一番了解,才发现私放“黑煤”的8人既未停岗,亦未缴纳罚款,“但我的办公室主任拿出一份打印好的文件,让我签字,说人已经按照监察建议处理了。”张敏拒绝在虚假证明上签字。经过对相关人员开展说服工作,最终在2019年9月10日,前述8名私放“黑煤”人员才将各自的一万元罚款缴纳。

      张敏称,他最近查阅文件才发现,最终办公室主任还是用虚假证明对横山监委进行了回复,落款时间为2019年9月10日的“横煤管发(2019)20号”文件称,经站务会研究决定:“我站对吴士周、雷子东、刘世海、李宏占、白成海、张万军、王海霞、张莉8人已于2018年给予停岗3个月;同时给予每人罚款一万元的处分。”

      “罚款是我做了工作以后他们才交的,但停岗肯定是没停,监委来查一下工资发放记录就知道停岗没停。”张敏说:“这个证明是办公室主任高梅私自开的,公章在她手里保管着,我不可能同意签这种虚假证明文件。”

      高梅则表示,因为要罚一万元,数额比较大,这些人一时半会儿拿不出来,所以才一直拖了一年多时间。至于上述八人是否停岗,高梅表示“时间长了,我记不清了,要查资料才能确定。”

      时任煤管站站长的高勇告诉澎湃新闻,上述8人确实停岗了三个月,工资也停了,“这都是纪监委查过的事”。

      除了前述私放“黑煤”问题,横山区煤炭计量站多位干部职工向澎湃新闻反映了部分未被查处的放“黑煤”、甚至倒卖查扣黑煤的问题。

      2019年9月下旬,张敏在横山区煤炭计量站内部成立了稽查队,负责流动检查各计量分站工作及摸排处理各类“黑煤”问题。稽查队日常由文治国负责,站领导也会轮流带队开展工作。张敏说:“成立稽查队主要是为了遏制‘黑煤’问题,特别是防止计量站职工私放‘黑煤’,但成立不久就又出现私放‘黑煤’问题。”

      2019年国庆节前后的一天傍晚,横山区煤炭计量站副站长杨越带领稽查队文治国、刘小飞、杨开虎在西左界附近巡查。据文治国、刘小飞、杨开虎三人介绍,他们当时拦住了三辆“黑煤”车。之后,杨越接到一个电话,便将其中两辆放行。文、刘、杨三人称,在接过司机一叠钱后,第三辆车也被杨越放行了。

      文治国说:“回家的时候,到我们小区门口,杨越给我塞钱,我没要。”刘小飞和杨开虎介绍,杨越下车的时候,也在车上给他们两人留了三百元。次日,刘杨二人将三百元退还给杨越。

      对此,杨越解释称,当时查扣的三辆车都没有煤检票,但其中两辆车有煤矿磅单,可以证明煤是榆阳区的煤,我就把它们放了。另外一辆车没有磅单,不能证明是哪里的煤,所以我罚了这辆车三百元,“我们没有罚款票,后来是执法队补开的票”。

      

    \

     

      煤炭计量站稽查队查获“黑煤”车后,要移交给执法队处理。为了防止出现纰漏,稽查队会对“黑煤”车司机做笔录存证。

      查扣黑煤险遭车撞

      据横山区多位煤炭运销、计量干部职工反映,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私放“黑煤”现象较为严重,通常私放一车“黑煤”的好处费为三百至五百元不等,如果是超载车辆,每车好处费可达六百至八百元。

      各站私放“黑煤”所得好处费由站员均分,“不管是不是你值班,都会给你分钱。如果被查处停职的话,大家也会给你凑工资,前提是你不‘咬’其他人,自己把事扛下。”一位员工称:“我们基层员工吃的都是人家剩下的渣渣。”

      上述干部职工还反映称,从2014年到2018年,横山区原煤管站曾有几十名员工长期不上班,“有的是自己请假,有的是领导不给安排工作强行放假,但是工资都照发。”即便有不上班也发工资这种“好事”,但这些员工仍不情愿,“说白了,很多人都不在意工资收入,放‘黑煤’的好处费比工资多。”这些人中,有些是因为年龄大了,有的则是因为和领导不合而被放假。

      张敏到任后,对内通过组织内部稽查、轮流交叉检查等方式,防止职工私放“黑煤”;对外加大检查力度,通过“线报”、蹲守、盯车尾随等方式,打击运销“黑煤”现象,“按照规定我们只能在计量站查验车辆,但有的车冲站闯卡不接受检查,我们就只能尾随可疑车辆,或者在站外蹲守,一旦它冲站,就及时截停它。”

      据张敏提供的统计资料显示,自2019年9月17日至12月31日,横山区煤炭计量站共查获运销“黑煤”的车辆151辆,“因为我们当时没有罚款的权力,就将这些车辆都移交能源联合执法大队处罚了。”

      张敏的种种“铁腕手段”,让他成为内外不讨好的人。今年1月20日,张敏带队查扣“黑煤”车时,还曾遭人驾车冲撞。

      横山区煤炭计量站出具的一份《要情报告》显示,1月20日17时20分,煤炭计量站稽查人员在运煤专线例行检查时,发现一辆拉煤车严重超载,且无煤检票。面对检查,该车司机不仅不配合,反而拿起电话呼叫“救兵”。一个多小时后,一辆路虎车赶来,并直接冲向现场稽查人员。张敏说:“他靠近我们的时候,不减速反而加速冲来,多亏我们一个队员及时拉了我一把,不然就被他撞了。”

      驾驶路虎车的人叫梁格喜,其下车后试图将拉煤车司机强行带走,但被现场工作人员制止。上述《要情报告》称,梁格喜以煤炭运销为生,其运煤车经常冲卡闯站。在1月3日至9日期间,梁格喜先后有三辆运煤车被处罚,罚金共计一万五千元。因此,该梁“对计量站工作人员早已怀恨在心,曾经扬言要进行报复。”

      据张敏介绍,他曾将梁格喜驾车冲撞稽查人员的事情报案,并向相关领导汇报,请求严肃查处,最终不了了之。

      在媒体采访期间,横山区又发生一起涉嫌运销“黑煤”事件,横山区工贸局7月23日下发给槐树峁煤矿的通知显示,“经会议研究决定,从即日起停止你矿的煤炭销售票据。”据张敏介绍,这次“黑煤”事件,涉及原煤上万吨,目前相关部门正在调查,“区里已经要我们出方案,准备在煤矿实施坑口计量,从源头管控”。

      对于这一年来引发的种种事情,张敏称:“有人给我说我来这一年时间,至少损失几百万元。我告诉他,那钱拿着不安心,拿不到退休,我还想接送孙子上学呢。”

      

    \

     

      目前主持横山区煤炭计量站工作的是副站长张敏,他曾从警二十年,获得多项荣誉称号。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