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锐眼新闻 » 汽车

    汽车业淘汰赛惊心动魄

    2020-7-17 09:10 经济参考报

    核心提示: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最新数据显示,今年6月,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32.5万辆和230万辆,环比分别增长6.3%和4.8%,同比分别增长22.5%和11.6%。前6个月汽车产销量降幅持续收窄,总体表现好于预期。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不断好转,中国汽车产业也在加速回暖。但与此同时,众多造车新势力企业,以及部分传统汽车企业却接连爆雷,预示着汽车产业淘汰赛已经升级。

      造车新势力接连爆雷

      近日,江苏省如皋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的一则通报,将造车新势力之一的江苏赛麟汽车送上了风口浪尖。通报显示,江苏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等人因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挪用巨额资产等问题,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而此时,王晓麟已经身在美国,在国内的手机也已经注销,并公开表示近期没有回国的打算。

      作为造车新势力中并不显山露水的一员,人们对于赛麟汽车最近的记忆可能还是其2019年豪掷2亿元在鸟巢举行的盛大发布会,请来了好莱坞明星杰森·斯坦森和国内流量明星吴亦凡助阵。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一直标榜着要做超级跑车的赛麟汽车在这样一个超豪华发布会上,实际就只发布了一款A00级纯电动车赛麟迈迈,外观和尺寸与街头的老年代步车非常相似。而即使是这样一款车,也是赛麟汽车从建立到现在唯一一款实际发布的车型,虽然在去年11月开启了预售,但仅过了两个月,就从赛麟的天猫店匆匆下架,累计订单仅有9台。

      融资了几十亿元的赛麟汽车可能就此打了水漂。不只赛麟汽车,在一众苦苦挣扎的造车新势力企业中,近期撑不住的不在少数。

      今年6月,已经完成6轮融资,在去年6月还拿到25亿元的博郡汽车发布公告表示,目前博郡汽车已经没有厂房和土地可以变卖,只能通过出售车型与平台知识产权来获取资金弥补员工的工资漏洞。博郡汽车造车梦宣告失败。

      紧随其后,消耗了86亿元投资的拜腾汽车也宣布,正式暂停国内业务,只留下不足百人的团队继续运营,北美和德国的办公室已启动破产保护申请。

      此外,前途汽车、奇点汽车、长江汽车等造车新势力企业也都深陷欠薪、资金链断裂等问题之中。

      数据显示,今年5月,造车新势力企业上牌量累计达9551辆,同比上涨了83%,前5个月上牌量达3.32万辆,同比增长54.5%,但其中蔚来汽车、理想汽车、威马汽车、小鹏汽车、合众新能源5家企业就占据了总销量的九成以上。

      从2014年所谓的造车新势力“元年”开始,形形色色的新造车企业最高峰的时候有超过300家,而截至目前,仍然存在的造车新势力企业还有不到40家,真正能够实现车辆量产的屈指可数,而且这些企业的日子都不太好过。

      造车新势力已经进入了淘汰赛,很多企业集体陷入经营危机。理想汽车CEO李想曾公开表示,新造车企业中能坚持到今天,不拖欠员工工资和供应商货款的,只有不超过5个。

      边缘企业加速出清

      不仅是造车新势力企业接连爆雷,传统汽车行业的边缘企业也开始加速出清。

      众泰汽车的母公司铁牛集团日前被曝出已确认进入破产清算程序,但发布相关公告的杭州市临安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却在一天之后即发布公告称该消息不实,系经办人员在未经严格核实的情况下发布,已经第一时间将该公告撤回。

      虽然破产清算被证实是不实消息,但众泰汽车的困境却是货真价实。众泰汽车发布的2019年报显示,报告期内亏损112亿元。截至2019年12月31日,*ST众泰流动资产合计119.9亿元,流动负债则达136.5亿元。其中,短期借款47.73亿元,同比增幅达到121.3%。同时,公司2019年涉及489起诉讼仲裁,包括借款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承揽定做合同纠纷、广告运输合同纠纷、劳动人事纠纷等,累计金额30.42亿元。而2020年前5个月,众泰汽车销量仅为3500多辆,同比暴跌96%。

      除了众泰,力帆汽车也深陷经营困难的泥潭。近期,其上市公司力帆股份连续发布公告称,公司目前存在持续亏损、负债较高、乘用车业务下降较大、大额债务逾期、大额资产被冻结、涉及诉讼(仲裁)较多、控股股东流动性短缺、募集资金无法归还等经营方面的风险,且目前尚未形成有效的解决方案。力帆乘用车、力帆汽车销售、力帆汽车发动机等企业现阶段生产经营均不正常。公司资金链紧张,面临严重的流动性风险,存在被实施退市或终止上市的风险。其公告还显示,今年前6个月,包括新能源汽车在内,力帆汽车累计销售只有1500多辆。其中汽油车978辆,同比下降超过95%,新能源汽车549辆,同比下降超过56%。

      同样,海马汽车也陷入经营困境。根据ST海马发布的产销快报,6月公司销售汽车1323辆,同比下降64.26%。前6个月累计销售汽车6529辆,同比下降54.74%。而为了弥补企业经营的不足,海马汽车开始大量抛售手中的房产。

      2018年,中国汽车市场迎来了28年来首个负增长,汽车产业也开始进入淘汰赛的阶段。当时,有不少大型汽车企业的负责人都表示,未来三到五年,将是汽车行业竞争最为白热化的阶段,将真正进入淘汰赛环节,一大批汽车企业将告别市场。

      显然,到了2020年,在汽车市场下行压力下,尤其今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汽车产业造成的重大影响,都加速了汽车产业淘汰赛的进程。一批企业已经站到了舞台的边缘。

      行业洗牌已成定局

      汽车行业大洗牌已成定局。与之相对应的是,近两年以来,包括资金、人才等要素在汽车行业内都开始大规模调整。

      随着众多造车新势力企业陷入困境,资本市场对造车也开始降温。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新造车企业融资总额达545亿元,2019年中国新造车企业融资总额为268亿元,融资规模正逐年大幅度缩水。而今年以来,新造车企业的融资额更是捉襟见肘。

      另一方面,今年以来,汽车业人才流动加剧,众多企业高管开始了一波大调整。尤其是新造车企业的高管变动最为激烈。爱驰、拜腾、博郡、合众、零跑、天际、威马、蔚来等新造车企业的一批高管都纷纷离职。

      值得关注的是,这些新造车企业的高管离职后,又纷纷选择重回传统车企:原合众汽车营销副总裁邓凌加盟上汽大通;原博郡市场营销副总裁陈曦则加盟奇瑞;原天际首席营销官向东平进入现代汽车;蔚来汽车的朱江加盟福特中国等。这种人事变动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国内汽车市场的变化,标志着国内汽车行业开始进入新一轮调整。

      曾几何时,造车是一个“香饽饽”,成为企业、资本争相追逐的目标。对于企业和资本而言,造车是一个潜力巨大的投资方向,各自都有很多故事可讲,新能源、智能化、生态等等概念都受到热捧,投资之后加几个零再出来,也不愁没有接盘侠。

      对于地方政府而言,整车项目由于投资巨大,产业链长,一旦项目成型,对于地方经济增长和就业有巨大拉动作用。所以,一遇到有整车项目,各地政府都竞相提供优惠条件,土地白送、提供配套资金、低息贷款、免税等等一应俱全。而一些企业则以整车项目之名,行土地开发、矿产开发之实。最终造成了一大批土地闲置,承诺的整车项目成为泡沫。随着市场环境等因素的变化,包括社会资本、各级政府,以及众多消费者在内,都开始认识到这些所谓造车的“套路”。在此情况下,一批产品、技术和服务等方面能力不足的企业就开始面临产品销售困难、资金链断裂等各种问题。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汽车企业需要深厚的技术积累以及产品、采购和营销渠道等资源整合能力。如果持续陷入产品难以面世、销量低迷、债务压力加大等问题,在目前的市场条件下,要想翻身难度很大。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师建华表示,没有任何一家造车企业能在脱离产品和市场的支撑下实现长久发展。只有不断提升产品和品牌的市场竞争力,才能在当下激烈的竞争中存活下来。

      业内人士表示,国内汽车市场进入低速增长阶段后,这种市场淘汰的压力越来越大。不仅是国内市场,国际市场也是如此。众多国内外汽车企业都在通过提升技术、合作降低成本、发力新能源等方式渡过难关。随着政策层面促汽车消费政策的不断加码,国内汽车市场开始逐步回暖,但这种竞争压力并没有减轻。预计未来将有更多的企业陆续退出市场,产业集中度不断提升,资源不断向行业头部企业聚集。(记者 李志勇 北京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