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锐眼新闻 » 书画

    温骧:默契造化 与道同机

    2020-5-29 16:36 记者观察

    核心提示: 有温骧对品位、品味及“与道同机”的把持,再经历了“由生到熟,由熟到生”的往复。温骧的创作渐臻佳境,我们期待着他悟道涵真至“变法”的那一天!

           评论温骧的艺术风格或人物本身,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甚至会费力不讨好。不管把他描画成什么样貌的“温骧小像”,也无论用多少溢美之词来评价其作品如何的“赏心悦目”,抑或是通篇的“苦读诗书”“笔临不辍”等等,似乎都显得苍白无力。

           即便是熟识他的朋友,虽知其人品,晓其艺德,或许阅读了该文后再看眼前的温骧“以文校人”时,总会觉得少了些什么!“只可意会”便正是温骧本身可贵的艺术气质、独特的“品”之所在!

    温骧近照

           关于“品”,就书画界而言,有些人更愿意听所谓大师们讲的“画分九品”,那已是世俗评定下成功个例的江湖排序了。笔者却更倾向于作家刘工先生有关对“品”解读的简洁版——明了而不矫情。而且,这种解读更容易让所谓的艺术家们回归现实理性,变浮躁为安定。更是其作品得以问鼎入史的基石和不可或缺的重要条件之一。他写道:“如果单从艺术家的品位而言,这里主要指的是人之品格,说白了,品位就是人的处事质量。”在中国书画艺术领域,其“品位”是人,“品味”是作品。有人说,只有高品位的艺术家才有高品味的作品。这话有些哲理,起码说出了“品味”产出于“品位”的问题。品,在中国传统绘画的审美范畴中,强调人之品格极为重要。合起来就是指一个人的品质、趣味、情操与修养。而温骧在这两种“品”上,认识他的人皆有佳评!

           温骧无论是对自己品位的“无为而无不为”的追求,还是对艺术创作品味的“有意而为之”的狂奔,其格局都是美而乐观阔达的。就其统领整个水墨画创作思想而言,在其品位和品味的基础上,温骧尤其冷静地认为,品味中“韵”和“神”这一理念,即韵味,即神似,在中国水墨画中始终是有着重要的含义。不同的山水格局,有着不同的韵味和精神内涵。根据对山水的气势脉动和其云、石、松、屋、雾等集成元素的笔墨表达。在充分理解现代水墨理念,“学古而不泥古”,用自己对“焦、浓、重、淡、清”墨分五色的理解和实践,将山水的韵味与神似,形神兼备的展现出来。笔墨中有古意有创新!在神似与形似紧密结合中韵行神往。在温骧的中国水墨创作中,物与人的艺术情感相融合,既有主体思创融入客体存在,也有客体存在融入主体思创,使人与自然融通,并将具体笔墨浓淡的运用和构图结构,在大开大合的细腻、厚重的处理时一气呵成!达到了“默契造化,与道同机”的境界。并通过日积月累的思、观、临、读、创,以及对中国水墨、书法,西方油画、雕塑以及日本浮士绘,传统工艺美术,甚至是包括艺术设计等等的博采众长。形成了今天他自己的山水、花鸟画的中期画风和独有之画道。宋代韩拙在《山水纯全集》中所言,“夫画者笔也,斯乃心运也,索之于未状之前,得之于仪则之后,默契造化,与道同机”的最好诠释!

           温骧的创作,在一片素色空白上,成竹在胸的布局,随着上下左右的节奏铺陈,温骧便以毛笔提按作指,笔墨线条宽窄为弦,以宣纸当琴。演奏出其专属的古琴般那远古缥缈又勃勃生机的美丽华章!此举看似轻松,实则笔墨功夫。在这当中,你仿佛能感受到,他不断寻觅着心中格局与自然山水韵味与神似的契合与欢娱,他深知作品美的展现,是心田中溢美的开花结果。 但只有欢娱和溢美是不够的。人们看到的是一幅幅佳作问世,可这一切都是来之不易,艰辛付出无法言表。

           温骧会拿出大量的时间将思、观、临、读、创,苦行僧般的加之于己身。他反对毫无章法的“创新”,重视传统继承。对南宋的范宽、夏圭等“南宋四家”,元代的黄公望、吴镇、倪瓒等“元四家”,明代的徐渭、蓝瑛诸大家以及石涛、髡残等“清初四画僧”的绘画印本和临本十分钟爱。常与之神交而爱不释手!庞杂经典文集及美术史亦如此。他用多年的阅读积累,加之常年的思、观、临、创,以此向画神巨匠们致敬。这才有了当你欣赏温骧的作品时,山水画的葱蔚洇润,花鸟画的灵动鲜活,均在老辣与稚气的朴拙笔墨中展显开来,气势与美便尽收眼底!

           在对故宫相关藏品数年悉心的观和临的同时,温骧抽出时间与山为友伴水为邻。在山水间既有笔临也有静思,既有素写也有线描,他也曾去日本游学。这一切,都为他的创作增添了新的元素和内生动力,最终达成了“了化于心,画成于形,融笔墨之中”的效能。      

    当下社会,物欲横流。画家依附于某个利益集团充当其“门客”者大有人在!缺少艺术品味的主题创作,也是一个接着一个,拉帮结派不仅争当美协会员,更是抢着把书画界行政化!凡此种种,早以没了“知山乐水”的兴趣,偶尔去一次也多为作秀之举!眼中只有名利二字。

    值得庆幸的是,温骧并没有被改变太多。随着时代的变迁,居住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使自然山水与心境隔离,其“思古之幽情”的山水人文的空间理念中,他保持着爱山亲水的初心。使他并没有像绝大部分的中国水墨画家那样,在创作中不断地在现代拓展与传统继承间挣扎撕裂!开拓现代?有人说“无古意”!刻板传统?又有人说“离古人意境相去甚远”!有所谓“中西合璧”者,以离中国水墨之魂,十万八千里!正所谓“进得去学不到精髓之神,出得来却带不出精华绝妙”!温骧则相反,浸淫于中国传统水墨之境了熟于心,又将现代艺术因子无形融入,可谓进得去出得来。

    有温骧对品位、品味及“与道同机”的把持,再经历了“由生到熟,由熟到生”的往复。温骧的创作渐臻佳境,我们期待着他悟道涵真至“变法”的那一天!(文/陈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