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锐眼新闻 » 能源

    瞧!这寒冬里的火热——隆冬时节长庆油田纪行

    2021-12-22 10:21 新华网

    核心提示:

         新华社兰州12月21日电  题:瞧!这寒冬里的火热——隆冬时节长庆油田纪行

      新华社记者

      位于甘肃省庆阳市的长庆油田生产一线,一个千万吨级的油气生产基地正进入建设的冲刺阶段。隆冬时节地冻天寒,这里增储上产热火朝天。

      陇东黄土塬上,风裹着雪。在南梁革命根据地所在的华池县,长庆油田陇东页岩油项目部华H60平台“鏖战”正酣。工人们手持扳手,头顶鹅毛飞雪,三人一组维修油井。

      12月10日,在位于甘肃省庆阳市华池县的长庆油田国家级页岩油开发示范区华H60平台,工人开展修井作业。(新华社记者马希平 摄)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长庆油田分公司介绍,截至20日,长庆油田陇东油区油气产量已达971.8万吨。根据当前生产运行参数分析,预计本月底,我国又一个千万吨级油田生产基地将在以庆阳市为代表的甘肃陇东地区建成。

      “天是冷的,心可热着呢。”雪越下越大,长庆油田陇东页岩油项目部技术管理部副主任丁黎脸颊微红,话一出口就变成一团热腾腾的雾气。

      踱步在这片井场,记者看见地上“蹲”着少量的采油井口,曾经显眼的老式“磕头机”不见踪影。一问才知道,地表下方有22组电潜螺杆泵,把“身躯”扎进2000米的地层深处,源源不断地开采石油。

      “地上占一点,地下采一片。”丁黎指着井口说,别瞧井口少,年产油量相当于100多口常规井的开发效果。由于实现了远程智能管控、电子巡检,无需多人值守,石油开采也能昼夜不停。

      这是12月10日拍摄的长庆油田南梁采油作业区梁四转中心站。(无人机照片 新华社记者马希平 摄)

      凌晨2点,大雪已厚可盈尺。在30公里外的长庆油田第二采油厂南梁作业区,梁四转中心站副站长陈星宇突然接到电话:一处抽油机电机皮带断裂。

      他一溜烟地从被窝里钻出来,裹上厚棉衣,叫醒熟睡的两名维修工。外面寒风呼啸,温度跌至零下16℃,此时车辆难行,三人拉着架子车,装上皮带和扳手、撬杠等工具,深一脚浅一脚,摸黑走向井场。

      “中心站是地下原油天然气的中转站,这里的设备正常运转,开采的原油才能‘颗粒归仓’。”他说。

      12月10日,在长庆油田南梁采油作业区梁四转中心站,工作人员查看设备运行情况。(新华社记者马希平 摄)

      与20世纪70年代走过的采油路相比,长庆油田的步子无疑已经轻快多了。

      庆阳地处鄂尔多斯盆地,地下油田是典型低渗、低压、低丰度油气藏,被形象地称为“磨刀石”。“矿藏岩芯的渗流空隙直径,是头发丝的二十四分之一,就像干毛巾拧水。”长庆油田油气工艺研究院院长张矿生是位老石油人,他回忆第一次摸到岩芯时说:“闻得见油,却看不见油,让人垂涎三尺的‘大金娃娃’,很长时间就是抱不到怀里。”

      “如今,井井有油、井井不流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张矿生感叹道,50多年来长庆油田攻关“三低”油田,拥有一揽子高端开采技术,“从打出一片油花花到石油喷薄而出,这段艰辛求索之路的背后,是几代平凡石油工人的默默奉献”。

      现在,长庆油田是西气东输全国保供调控枢纽,去年长庆生产的石油、天然气占国内油气总产量的六分之一。其中,陇东油区石油年产量比2009年前新增700万吨,是长庆油田增储上产的重要增长极。

      长庆油田分公司第二采油厂厂长朱广社说,保供过程中,该厂开辟了六大上产通道,让老井保稳产,新井提单产,轻烃夺高产,为陇东千万吨级油气生产基地建设输送了“元气”。

      12月10日,长庆油田南梁采油作业区梁四转中心站,工作人员查看一线生产情况。(无人机照片 新华社记者马希平 摄)

      曾经的长庆石油工人生活状况是“三块石头支口锅,三顶帐篷搭个窝”。但记者在生产一线看到,如今的油区到处是数字化、智能化操控,生活条件也变了样,标准化公寓、健身场馆、智能培训室、水冲厕所、网络全覆盖,厂前屋后到处都显现油田生产的巨大变化。

      这是12月11日在位于甘肃省庆阳市华池县拍摄的长庆油田第十二采油厂一景。(新华社记者马希平 摄)

      陈星宇祖孙三代都是石油人,小时候常听爷爷讲陇东石油会战的历史。“爷爷那一辈人,天当被,地做炕,油井到处是风沙,干完活脸上崩得全是血口子,风餐露宿那是家常便饭。”

      “现在呢?”记者问。

      “我就是听着抽油机的轰鸣声长大,见证了长庆油田的日新月异,如今‘磨刀石’上即将建起千万吨大油田,全线的工人们都铆足了劲。”他说。

      天麻麻亮,雪渐渐停落。此时放眼望去,黄土高原上成片沙棘果随风摇荡。沙棘植物,虽长在干旱大地,却能傲迎风雪、硕果压枝,正如扎根一线的石油工人们,一样的韧。(记者任卫东、马维坤、张钦、梁军、文静)